神逆袭!他从负债累累到年入400万,葡萄1元1颗还供不应求

神逆袭!他从负债累累到年入400万,葡萄1元1颗还供不应求

2020-01-13 10:56:41 丘壑 564

导语:

做农业一年赚几百万的大有人在,一年亏几百万的也大有人在,是赚是亏,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呢?

他曾遭遇60万斤葡萄烂在地里,他也曾有过被债主追债上门的惨痛经历,只差一点坚持不下去,想从农业中溃逃,但最终,他从亏损几百万到每年持续稳定盈利数百万,以他名字命名的“吴小平葡萄”,一颗算下来差不多1元1颗,仍供不应求。

从地狱到天堂,这个转变,他是怎样做到的呢?

反其道而行之

他靠诚信赚到第一桶金

作为地道的60后农民,17岁的吴小平就开始了种植菜苗的生意。起初,吴小平从电视上看到外地的农民依靠温室大棚技术发财的故事,这让他觉得自己的方式出了问题。同样的辛苦,但人家赚的钱却是他的好几倍。

吴小平开始尝试试种反季节蔬菜,但由于缺乏经验,头两年几乎没赚到钱。随着不断地研究和学习,他的蔬菜不仅产量上去了,品质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从现在称之为“营销策略”的角度来看,他的销售模式在当时也是非常创新。在别人不断压低价格的时候,吴小平却反其道而行之:把自己藤菜的价格提高到比别人都贵。

别人一包精品藤菜,只有70-80根,吴小平一包,都是100根,而且只会多不会少。吴小平说:“有一次,一位客人买了他的水藤菜后,开始数数量。”旁边的老顾客提醒这位客人说:“别数,肯定只会多不会少。”

就这样,到1995年,别人还是背着背篼卖藤菜时,吴小平就已经拉着车卖藤菜了。别人的藤菜一般要在6月上市,他却提前了1个月,加上吴小平种植的藤菜根大、脆嫩,卖出的单价也比市场价高出了三四毛钱。

高峰时期,吴小平的藤菜占据重庆市南坪市场半壁江山。

当藤菜卖得火热的时候,天生就对商业极为敏感的吴小平发现,人们开始争先恐后地做藤菜苗种植藤菜了。反季节蔬菜竞争已到白热化程度,他觉得有了危机,于是考虑转型。

后来在一朋友的劝说下开始改种葡萄。经过多方面调研,他觉得在重庆主城近郊种植葡萄发展机会比较大。

说干就干,吴小平和成都朋友一起回到迎龙,租了几百亩地,朋友出技术,他出资金。他先后引进了玫瑰香、巨峰等葡萄品种,开始了葡萄种植生涯。

行情持续低迷

他遭遇人生最惨淡的灰色期

2002年夏天,葡萄开始挂果了。看着沉甸甸的葡萄挂在枝头,晶莹欲滴,吴小平暗自欢喜。不料,前期惨淡的销售当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最困难时,他甚至经常为了一毛两毛钱和批发市场的小贩争得面红耳赤。

吴小平种葡萄没有赚到钱,成都朋友撤出股份,吴小平独自撑起了这几百亩地。到了2003年的时候,葡萄行情持续低迷,这也是吴小平有生以来经历最为惨痛的灰色时期,当时葡萄不好卖,很多葡萄烂了。

吴小平当年收了60万斤葡萄,但是到了9月份,葡萄都快晒成葡萄干了,还没卖完!焦头烂额的吴小平最后只有花钱请当地农民帮他挑出去倒掉。

“当时种植基地周围一带的地下水喝起来都醉人。”吴小平说,为此他还赔偿了当地农民一口水井钱,因为水井里的水喝起来都是葡萄酒的味道。

因销售不畅,吴小平的葡萄园濒临倒闭,这也导致银行上门来逼债,他准备以120万元的价格拍卖葡萄园。

幸运的是,此时南岸区政府加强了对农业产业化项目的扶持,向吴小平提供了一定数额的政策性扶持。这样,葡萄园算是保住了。

控制产量

走品质路线是唯一出路

吴小平意识到再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他不惜重金请来中国葡萄行业的专家来“把脉治病”。对方到了葡萄园第一句话就是:“你守着金饭碗讨饭吃。”专家建议他降低产量,提高品质。

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于是吴小平大搞“葡萄计划生育”,严格控制产量,筛选优果,少生优生,质量自然提高。

一亩地就像一块蛋糕,一个人吃可以吃很饱,两个人吃可能刚好,但当第三个第四个人来吃的时候,大家就只有饿肚子了。吴小平深谙此道,走上了坚持品质的道路。

经常有游客问吴小平为什么你的葡萄大小都差不多,为什么这么多地不多种一些葡萄而空着。

吴小平说:“土地和果树就像人,也是需要睡觉休息的,只有休息好了才能结出好的果子。”

他常年将葡萄的亩产控制在1200斤,比一般的葡萄园少了40%,控制产量是保证品质的重要原因。

付出才有收获

好葡萄是种出来的

“我的葡萄为什么好吃?因为用的是一种特殊的草炭土,好葡萄是种出来的。”

“草炭”又叫“泥炭”、“泥煤”,它是天然无菌的地产物,是在长期缺空气、水淹的条件下掩埋了近万年,由分解不完全的植物残体和完全腐殖化的腐殖质以及矿物质组成的。

经过食品安全局相关专家检测,草炭土的有机质高达70%以上,腐殖酸40%~50%,PH值为5.0-5.5,成偏酸性,氮、磷、钾总量在2%左右。它的通气性能好、质轻、有机含量高、抗病性强,是其他材料无法代替的。

他从2012年开始从西昌当地农民那里收购草炭土,这些年,仅土壤改良方面的投入他就花了400多万元。

我国土地资源有限,葡萄多在山地,沙滩、沙荒地适当改良后种植,土壤理化特性与植株生长密切相关。在同一管理条件下,沙土排水透气性好,但保水保肥性差;粘土结构紧密,但通气排水不良。

葡萄种植后,利用储存营养形成新根,这个时期吸收土壤养分和制造营养物质的功能较弱,所以生长缓慢。而土壤施加草炭后,缓苗期缩短,葡萄就能很快进入快速生长期,使生长前期缩短。

除了对土壤严格要求外,吴小平对肥料也严格把关。为了让葡萄吸收到更多的营养以及保证葡萄绝对的生态,他从不用化学肥料,而是用牛粪、羊粪这样的有机农家肥代替,保证葡萄不被化学污染。

吴小平的草炭葡萄被中国果品流通协会评为“2015中国果品百强品牌”及“2015中国十大葡萄品牌”。

你想卖给谁?

定位精准,才能卖出好价格

大多数人种一辈子菜,到老还是一个菜农,没有把自己变成老板。

吴小平经过几次卖葡萄难的波折,他意识到,不把自己的葡萄做成品牌,他这一辈子就是个卖水果的农民。2005年7月,他递交了“吴小平”商标申请,并在5个月后通过了国家食品安全中心的“无公害认证”。

为了进一步扩大销路,他打破传统的营销网络,避开果品批发市场和超市,在重庆主城区做起户外广告,从2004年开始,每年6月,重庆的解放碑、南坪、陈家坪等车流、人流密集的地段,都可以看到“吴小平的葡萄熟了”这样的巨幅广告牌。

因为是重庆第一个在城区打广告的葡萄园,吴小平的广告一出来,便吸引了众多眼球。2004年葡萄园产量7万多公斤,仅用一个月便销售一空。

吴小平悟出致胜之道的两大关键之处:“一定要抓住高端消费群的需求,并生产出适合这部分群体口味的产品来,才能提高农产品的价值。另外要打破传统营销模式——葡萄园距离主城区仅15公里路程,敢于打广告,吸引有钱人来消费,满足了高端消费群体的特殊需求。”

从那时起,吴小平的葡萄园定下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来买葡萄必须用现金。最多的时候,一个葡萄园一天的销售额是50万元,吴小平靠着三个葡萄园,一年赚了400万。

“吴小平葡萄”经过十七年发展,目前已经拥有三个大型优质种植基地,总面积达800余亩,累计总投资4000万,从业人员约300人。

去年,果园种植基地在生产过程中也充分融入了现代农业科学技术,在耕作、播种、移栽、整形修剪、防虫、施肥、采摘等工作过程中率先实施了标准化管理和流程化生产,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还大大提升了葡萄品质,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

从吴小平口中了解到,他的下一个五年计划里,除了继续保证种植技术创新,稳固葡萄品质口感以外,还要充分学习使用互联网技术和电子商务手段,来优化基地的种植管理和供应链,以智能化工具来达到精准化管理,而电子商务的尝试也是为了让更多的消费者能够品尝到这么美味的葡萄。

好吃的葡萄,除了用钱堆出来,还需要一些朴实的理念,就是有贪有不贪,不贪时间,不贪产量,但在品质和价格上要贪。如能做到这些,葡萄想不好吃都难,道理往往很简单,但真正能做到的能有几人?

亲爱的新农人朋友,你是以量取胜,还是以质取胜呢?你有更好的营销思路或种植经验吗?欢迎来评论区跟我们聊一聊!

编辑  |  卷耳

排版  |  小抽屉


电话咨询
产品介绍
最新消息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