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汪涵认可的90后“贱人”,用一颗红糖爆刷综艺

被汪涵认可的90后“贱人”,用一颗红糖爆刷综艺

2019-12-07 15:26:13 丘壑 234

导语:

因为一颗红糖成为“天天向上”、“一站到底”嘉宾的90零后大男孩周建仁,为了孩子留守贵州大山,却把一颗颗原本默默无闻的小小红糖打造成了争相购买的“网红”品牌。如何让你的农品走上有温度的品牌之路,我想建仁的故事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建仁在这座大山里的努力,都在上方这4分钟不到的视频里,有兴趣的大家记得点开和分享

我梦想每个山里孩子的苦恼和快乐,都有最亲的人能分享;我梦想每个山里孩子半夜睡醒,眼里都有母亲慈爱的脸庞;我梦想每个山里孩子的童年,都再也不会残缺的那么多。90后的“贱人”总想为山里的孩子做些什么。

周建仁,温州出生,贵阳长大,大连读的大学。姐姐——周蓓蕾,和他相差2岁,他们一起长大,感情很好。 而姐姐也是他走进大山、走进孩子们的“始作俑者”。

建仁和姐姐周蓓蕾,虽然从来不叫她姐姐,都是直呼其名

2010年夏天,蓓蕾考入上海师范大学小学教育专业,成为一名师范生。 2012年夏天,姐姐跟着一个叫大山小爱的草根组织,去到贵州黔西南州的山区支教了近一个月。

那时建仁刚高考完,和从山里回来晒得黝黑的姐姐聊起山里的事儿,只是单纯觉得支教挺有意思,但也从未想过自己也会去。

之后每年寒暑假,姐姐都会跟着大山小爱组织去山里支教,直到毕业。毕业后,姐姐说服了原本反对的爸妈,放弃了稳定的师范生从教的路,变成了大山小爱第一名全职人员。姐姐说,在大山小爱做支教,改变了她的人生。

2015年夏天,建仁第一次来到纳桑。村子很小,村里的大人基本都出去打工,只剩下孩子和老人。孩子都由老人照顾,有的家里没老人,就是十来岁的大孩子照顾四五岁的小孩子。七八岁的孩子,在城市里就算过马路都要爸妈抱着,而在这里,他们放学需要走一小时的山路回家。每次送完孩子,看着他们在长长的山路上的小小背影,总会觉得心里有一种隐隐的心疼。

在村子里走,不时能看到一些似乎心事很重的孩子,有时一个人坐在屋顶发很久的呆,有时一个人在河边的树下走很久的神。

孩子们说,爸爸妈妈出去打工是因为要出去赚钱,也会买好吃好玩的回来。但当问到孩子,如果没有好吃好玩的,爸爸妈妈也不用去打工,这样好不好时,他们也只会看着建仁,羞涩而坚定地点点头。

这些天真无邪的孩子  一年只能见上父母一面

一年春节,妈妈让建仁带点儿当地土特产回家送人,建仁问了几个老乡,最后在寨子里找到了一个红糖作坊。这里的作坊都是在山上的甘蔗地旁边,要走很远的路,都是自己家种的甘蔗,然后自己熬一些,砍的甘蔗都是用马驮到作坊里在进行加工。

作坊里只有父子二人,年轻的叫韦刚。聊着聊着,问到韦哥,外出打工的村里人那么多,如果在当地开个小厂熬红糖的话,你觉得大家会考虑回来么?

韦哥很认真地思考后说道,在外面打工其实也很辛苦,而且孩子和老人都在这里,一年到头也照顾不到。“家里有份还可以的工作的话,谁会想出去?” 熬糖间隙,韦哥点了支烟,深深叹了口气。

建仁一下子知道,除了支教,自己还能做些别的事情。

我想用这块红糖,挽回这些孩子父母离开的脚步

南盘江是广西和贵州的界河,南盘江边,绿水青山蓝天相映成趣。当然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漫山遍地的甘蔗林。

这里年平均无霜期345天,冬无严寒,夏季炎热,夏湿春干,雨热同季,囊括了一切适合熬制红糖的优质老品种糖蔗生长的所有条件。而且当地已有熬制古法红糖的千年传统,至今还有少数老匠人,还传承着千年古法熬制工艺。

这是一块来自山水间的礼物

每天在这样的好山好水里住着 呼吸也不自觉轻松了许多

2016年3月,正是山里油菜花开得最旺的时节。大四即将毕业的建仁来到贵州大山,和当地农民一起搭锅建灶,学习古法试验熬制红糖。

再小的事情要做好都其实是不容易的,尤其是在人生地不熟又偏僻闭塞的山里。从找场地通水拉电,重新搭灶头收柴火,买锅买各种工具,收甘蔗找工人,榨汁过滤熬糖,出锅切块装瓶包装,每天要协调太多事情,每天又都会遇到很多不一样的问题。

光控制火候 就是一件太难的事

开始的四五天里,连出十多锅的红糖都无法成型。那几天里,晚上做梦都在想怎样才能让红糖成型。当地师傅也找不到原因,问题一时间没法解决。最后,甚至都找了法师来做法驱邪(当地叫打牙祭)。

幸好,后来我们还是找出了问题所在——必须用现砍的甘蔗熬糖,那样出来的糖才能成型。所以,每次熬糖只能找人去地里砍甘蔗,然后再用拖拉机装了运过来,不能像别人一样一次性一辆十几吨的大车拉一车用好几天。

最终面世的红糖,不像市面上常见的红糖颜色那么深,一看就是很天然健康的新鲜色泽,凑近一闻就是一股淡淡的甘蔗香气。


吃过的朋友们说,干嚼一口,融化在嘴里的那股清甜恰到好处地包裹了整个味蕾,而甘蔗的清香却直沁心脾,非常纯,这样的糖才是好糖。

为了和市面上的劣质红糖彻底区分,他们还请了专业的设计师,用心制作了红糖的外衣。山里的东西不一定要土,也可以作为很体面的礼物送给亲朋好友。

这一次,我留下了他们;下一次,我想他们再也不要离开

2016年9月,毕业后的建仁和当年的姐姐一样,再次义无反顾的扎进了纳桑的大山里。趁着夏的尾巴,度过了一个山里的秋天。

时间轮转间,在次来到这个似曾相识的地方,亦是油菜花陆续绽放的早春。

四个多月的时间里,建仁跑遍了当地12个村25个组,寻找最合适、最甜、最健康的甘蔗。

每天都要跑好几个小时的山路

请教了当地几乎所有的老师傅,学习讨论技艺的优化,反复试验出了稳定规范的100%无添加的熬制红糖的工艺,继而调研确定了第一批的不同类型的红糖产品线。

和当地农民们共同申请注册成立了木棉树土法红糖加工合作社,建设了高卫生标准的红糖生产工厂,并拿到了所在县的第一张红糖食品生产许可证,也是黔西南20年来为红糖企业发的第3张食品生产许可SC证;

懂行的朋友都知道,这张证来之不易

最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这座工厂一期招募了22名当地工人,其中真的有15名是从外地打工回来的。

姐姐在支教时,曾经遇到过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告状,说同学把自己的铅笔弄断了一截。那笔是同学奶奶搓麻绳一分钱两分钱挣来的,为此同学伤心落泪的找到了姐姐,所以他们在产品的包装上多加了一条麻绳,只为了给当地老人手搓的麻绳多个销路。

在这样的大山里,似乎团圆该是短暂的,而久久的留守才是真的常态。建仁很年轻,但他还是想去尝试改变一下这个不该有的常态,在离家千里的这片土地,他想用一份“纯粹”,把另一群千里之外的人带回家。只要他们的工厂可以继续做下去,他们就再也不用背井离乡,孩子老人不用孤独守望。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事情,即使每天都很努力,还是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新老问题出现,只有让自己扎在这一大堆的事务之中,才能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事情才能一点点往前推进。每天都是在巨大的压力和巨大的动力之下,急着醒来,不愿睡去。

但山里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缭绕云雾,星空银河,绚烂霞光,又神奇的让人重新回归平静,不忘初心,更可以让有点倔强的建仁,重拾做这个梦的勇气和信心,永不放弃。

没有去过贵州大山深处就不会知道生活到底会有多么艰辛,前段时间很火的网络段子“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而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安稳舒适的环境也会限制我们对艰难生活的想象力。从小生活优渥的周建仁选择留在陌生的贵州大山的时候,并不知道大山深处藏匿的宝贝------纳桑红糖,期初建厂熬糖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会因为一粒小小的红糖登上大热的综艺,成为朋友们眼里的“明星网红”,只是单纯的想让村里的孩子能和自己一样,有一个有妈妈陪伴的童年,受不了山里孩子一个个孤独的背影。

纳桑红糖只是他帮助孩子们的一个小小的窗口,所以我们在面对自己的农品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给他们减减重,丢掉一些例如:一年10亿、三年800亩、五年流量过千万这样的包袱,虽然用词夸张,但是我想这样的心理和不切实际的诉求多多少少会在心里出现,这个时候我们该做的该是抓住核心竞争力,以小见大的去完成自己的品牌之路。

对于品牌来说“温度”二字具体而又写意,你的看法有哪些,你知道哪些有温度的农品,欢迎升温!


电话咨询
产品介绍
最新消息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