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投15亿,闲置5年养地,这个日本人的农场最终黯然退出

狂投15亿,闲置5年养地,这个日本人的农场最终黯然退出

2019-11-29 14:53:39 明琴 72

官网文章361.png

农场主+
第1480期

官网文章551.png
 
2006年,日资企业朝日绿源公司在山东莱阳租下1500亩耕地,用来养殖奶牛,种植玉米、小麦、草莓等,租期20年。
 
2016年,朝日集团将投资10年、未能扭亏为盈的两家公司出售给了中国新希望集团。至此,这个养地5年、共投资15亿日元,以日本循环农业理念的模式运营的农场宣告终结,以失败者的姿态黯然退出。
 
这是一个“剧情跌宕起伏”的故事,跨度长达10年,前半部分让人不解,后半部分令人深思,剧终却让人五味杂陈。

官网文章936.png
一度,他们沦为笑柄

2006年,朝日集团在山东莱阳租下1500亩耕地,此项目在山东省政府的关照下启动。

当地政府曾向朝日绿源提供淄博、东营、苔南、莱阳四个地方。朝日绿源对这些地方进行了水和土壤的考察,最终选址在沐浴店镇。
 
沐浴店镇邻近莱阳市水源地水库,周边无污染企业,温度和气候也适宜蔬菜生长。
 
朝日绿源向当地5个村、1000户农民租下1500亩地,每亩租金1000元(这个租金是很高的,当时每亩地租金580元)。
 
没过多久,当地的村民对外国投资者的行为表示看不懂。
 
官网文章1347.png

这帮日本人一来,就先用围栏把地都圈了起来,不让当地人进入,甚至还装上了摄像头。
 
他们整天在田间地头钻土、取水采样,为了取地下水,居然把井打到了地下200米,要知道,当地一般钻10米深就能取到水了!
 
甚至有人怀疑:日本人是不是拿种地做幌子,实际是在勘探地下矿藏?

官网文章1657.png

人们能看到露天种植的玉米和小麦,品种跟当地的一样,但种法大不相同。

在当地种了一辈子地的郑大爷说,他从没见过这样顺天收的方法,地里草也不除,远远看过去,满地是草,庄稼能长得好吗?

当地一些“农把式”用目测,就能判断出朝日绿源每亩地的产量。郑大爷认为,朝日绿源的小麦亩产只有400斤,不到村民产量的一半。

朝日绿源的玉米地不打农药也就算了,第二年遭受虫灾,成千上万只虫子爬过田埂,周围其他村的玉米地也遭受损失。

为此,村民堵住了朝日绿源的大门要求赔偿。

官网文章2060.png

对于这一切的质疑,日本人给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解释:

“要想种出安全的作物,最重要是要有健康的土壤!莱阳土地虽然肥沃,但常年过度使用化肥农药,土壤活力已退化,前面几年,我们要先恢复土壤健康。


而钻200米深的水井,也是为了避开被农药、化肥污染的浅层地下水,采用有害物质更少的深井水,避免污染土壤。

也就是日本农业一贯强调的“种地之前先做土,做土之前先育人。”

朝日绿源甚至还做了一些看似离谱的规定:

饲养人员不得触摸奶牛,不得对牛大声喊叫;如果某天死了一头母牛,职工要集体默哀;生产后的母牛要喂食日本味噌汤(以鲷鱼、红白萝卜、鱼骨、味噌等材料制作而成的一道日本料理),以促进食欲……


官网文章2534.png
 
于是,5年下来,这家公司仍未盈利,成为当地农民的笑柄。

当时的农庄负责人告诉媒体:


“盈利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是要建立一个‘循环农业示范项目’,生产出安全、安心和高质量的产品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目标。


这是中国第一家由外商独资经营的农场,也是中国第一家遵循‘循环型农业生产’的农场,朝日准备赌一把。

 
5年过去,言犹在耳,朝日绿源的最终结局不由让人唏嘘。

官网文章2894.png
曾经,它被认为是中国农业的方向

在中国人习惯思维中,租地发展种植业,当然要以提高产量为核心。而日本企业却完全是另一个思路——
 
奶牛产出牛粪堆肥,肥施在地里改善土质,产出无公害高价农作物;农作物秸秆成为奶牛的饲料,再产出高品质牛奶。
 
每一个环节,都不允许出现化肥、农药等。
 
很明显,他们做的是“绿色循环农业”,而循环又需要从小到大、缓慢滚动才能最终实现。

官网文章3249.png


至于网上盛传的“日本人租了1500亩地,荒置5年任其荒草丛生”其实并不准确。

早在2006年当年,朝日绿源就开始种植玉米、小麦、草莓等,随后又引进奶牛,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推进。

官网文章3515.png

改善室外土壤的同时,一排排可控蔬果大棚快速建成。

官网文章3717.png

当年8月就开始向山东省内各大城市供应生菜、甜玉米和草莓等。

官网文章3925.png

朝日绿源的奶牛全部来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均是三代以内有高产奶记录的优质荷兰奶牛。

官网文章4144.png

这些身价2万人民币的奶牛住在装有空调的牛棚,享受专业调配的、粗细结合的饲料,还有大片的草场自由活动,放松心情。

官网文章4380.png

为了尽可能减少化肥的使用,他们投资300万人民币建造了堆肥工厂,利用农场奶牛的粪便和有机物生产有机肥料来改善土壤,从而提高农作物质量。

官网文章4629.png

牛粪发酵50天后,再堆放3个月便可直接撒到地里了。靠这牛粪发酵出来的有机肥料,地里产出的果实才可以直接摘来吃。

官网文章4867.png

官网文章5048.png


除此之外,他们还花200万引进了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设备,为办公楼和农场解决能源问题。


可以说,日本的循环农业模式核心是建立生态价值链,日本农业通过生态价值链的建立维护各个生态链上的关系与平衡。

在朝日绿源公司的大门内,竖着一个循环型农业的模式图:

官网文章5354.png

奶牛产出牛粪堆肥,肥施在地里改善土质,产出无公害高价农作物;农作物秸秆成为奶牛的饲料,再产出高品质牛奶。

最终,这家神秘的日资公司种出的农产品令人瞠目结舌。

官网文章5613.png

在北京、上海超市,草莓售价高达每公斤320元,曾创下中国的价格记录;甜玉米终端售价8元/个,数倍于国内同等产品;牛奶每升折合价格超过20元,是国产高端牛奶的两倍以上……

媒体的溢美之词也铺天盖地,很多业内人士纷纷奔走呼告:朝日模式值得中国农业人借鉴!

至此,朝日绿源似乎上演了一幕欲扬先抑、卧薪尝胆的逆袭剧目,而为何做好了“前10年亏损,后10年赚钱”思想准备的它,最终一泻千里,做了中国大地上的农业逃兵呢?

官网文章5998.png
为何水土不服?

我们梳理朝日绿源发展经营的大致脉络,关于其连年亏损的原因,新闻上主要提了两点:物流与土地规模。

朝日相关人士在日本新闻网报道中表示:山东生产的高质鲜奶原计划以北京和上海等日本人比较集中的都市为主要销售市场,但是由于中国的鲜奶物流并不能实现日本那样的畅通与保质的渠道,因此,这些高质牛奶的销售市场一直无法打开。

但,中国快递咨询网首席顾问徐勇对此表示质疑,并不认为中国冷链物流不能满足公司运输需求。

“现在中国一线和二线城市的冷链物流是没有问题的,从内蒙古运送鲜牛奶到北京也没有问题。”徐勇表示。

抛开物流,就剩下土地规模问题,在中国很难实现规模化发展。

官网文章6465.png

根据媒体掌握的资料,尽管价钱卖得很贵,但是截止2015年底,朝日绿源仍然深陷亏损之中,2016年勉强持平。

公司整体生产规模一直没有扩大,销售收入每年只有1亿多元人民币。

农业是典型的规模经济,以现有的生产规模来看,企业很难实现盈利。若要扩大种植规模,土地又是首要的制约因素。

   
来自《经济观察报》的报道表示,早在2003年12月,朝日开始组织农业专家进行可行性调研,先后对山东淄博、潍坊、胶南、章丘和莱阳等市八块农地的水及土壤等环境指标,进行了两年多严格考察。

但是,作为朝日集团派驻上述两家公司的监事孙英豪说,检测结果表明,八块农地的土壤均不符合种植绿色果蔬的要求最终选择的莱阳沐浴店镇也不行,所以公司光养地就养了很多年。

官网文章6961.png

“看似成片的农田,却因归属于不同农户经营,要整体承包进行集约化经营几乎不可能。”朝日绿源在山东省政府的推动下,才完成了租种1500亩地的规模。

而对于承包到户的土地,农民自然也没有爱惜之情,他们算的账是,在承包期内赚到钱。一旦发现不赚钱,撂荒或者大剂量使用农药、化肥保证产量就成了普遍作法。也就有了自己吃的蔬菜粮食要单独种植的分别之心。

毕竟像朝日绿源这样有耐心,有技术,有经济实力的地主太少了。承包过来的土地如何被爱惜,谁又能再像朝日绿源一样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地做循环农业、有机农业的品牌呢?

官网文章7386.png

这真的是个令人无法继续愉快聊天的话题了。

农业土地的污染,到底有多严重,看看越来越多的雾霾天就知道了。

也许,我们农人坚守用有机方式种植,却得不到有机的产品了;也许国外的农产品品牌还是会长期占据我们的中高端市场;空气、水、土地一点点被蚕食被污染,我们还能让自己的孩子吃什么?

这个日本人的农场撤离,很多人看到的是狼狈,我看到的是悲哀。

朝日绿源这样一个外资独资的农业项目落根中华大地,有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有大资本扛着10年不盈利的财力,有日本先进的循环模式加持,有死磕生产环节种植出来的优质产品,有高溢价的市场认可,可谓占尽优势资源,最终却黯然退场。

也许从它的经验和教训中,我们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能更看清楚我们未来的路。

你对朝日绿源的退出有何看法?期待留言!

编辑 | 源味君
微信:18186233709
排版 | 小抽屉

官网文章9319.png


点击显示全部热点

电话咨询
产品介绍
最新消息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