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绝望的新农人:7年亏损80万,入错农门永无出路

最绝望的新农人:7年亏损80万,入错农门永无出路

2018-07-26 17:48:02 40

官网文章367.png

农场主+
第1493期


官网文章566.png


在跟源味君接触的农人朋友中,他令我印象最深刻,因为他的执着与坚守,也因为他的不甘与无奈,以及语气里流露出的深深的绝望,他颇为气馁地对我说:“我试过所有办法了,但仍看不到任何希望。

 

他坚持生态养殖,不愿为提价同流合污做染色蛋;他不炒作噱头,老老实实告诉消费者他用的什么饲料喂养;他专注品质,声嘶力竭告诉大家何为真正的好鸡蛋,但7年努力一场空,已亏损近80万,对于白手起家的创业者来说,这是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更糟糕的是,数年的拼命努力,他还是看不到拨云见日的一天,他说,每一天他都是在煎熬中度过。

 

他究竟错在哪里?又能否找到翻身的契机?源味团队采访辽宁抚顺萃盈农庄创始人李丹宁,看看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官网文章1062.png

我的坚持看上去像个笑话

 

我是李丹宁,来自辽宁抚顺的养鸡人。大学毕业后,我一个城里长大的孩子跑到乡下去养鸡,说起养鸡的初衷,跟我的专业不无关系,大学学的是餐饮管理,接触食材比较多,可越是接触,越是触目惊心,但正是这样,也让我看到了巨大的市场与自己的未来。

 

2012年,不顾家人的苦心劝诫,不顾周围人的不解与嘲讽,我一意孤行来到老家章党镇,拿着母亲给的几千块钱,从50只鸡苗开始了我的养鸡事业

 

那时我刚毕业,意气风发,觉得有一片广阔天地可供我大展拳脚,现在想来,从那一刻的选择起,我开始坠入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渊。

 

如今7年过去,我已经从一个信心满满的为社会提供优质食材的创业者,变成一个落魄、潦倒、绝望的loser

 

如今,我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


我只是一个穷养鸡的,我的声音细如蚊蚋,而且,我的坚持只是一个笑话。


官网文章1614.png


我是怎样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呢,先从我养的鸡开始说吧,在我们这,我散养的鸡俗称笨鸡。市场上的白羽肉鸡标准45天生长期,现在已可以缩短至28天,而我得喂养6个月到9个月才能出栏

 

市场上的鸡产蛋率可以高达9成5,一般散养鸡的产蛋率在3-4成,而我的笨鸡在气候适宜的时候才有3、4成的产量,抚顺零下三四十度的寒冷冬季中,产量就更低,只有一成左右

 

再说饲料,我喂养的鸡用的是成品饲料,这一点我从不避讳,因为我坚信我用的是最安全的喂养方式。

 

饲料来自沈阳农大的专家研发,里面的豆粕全部是非转基因的东北原种大豆,是真正符合有机畜牧业无转基因、无抗生素食物标准的饲料

 

官网文章2085.png

李丹宁唯一认可的饲料

 

不得不提一句,卖这个饲料的是沈阳农大门前街边的一家不起眼的小饲料店,还是跟别家拼在一起,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这么好的饲料为何没多开几家店?

 

原因很简单:他们坚持不使用有微量毒性却成本低廉的棉籽粕代替豆粕降低成本,所以比其他饲料厂每斤高出三毛钱。并且不添加喹乙醇与洛克沙胂等几乎所有饲料厂为提升催肥效果而加入的抗生素,增重效果自然比其他饲料厂差得多,农民不买账,饲料店自然就不会卖。

 

好的饲料命运如此,好的鸡和鸡蛋,也一样的下场。

 

我曾经去过很多的鸡场,印象中很深的一次是鸡场老板在宰一只鸡时,鸡就干嚎,眼睛都睁不开,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这样的鸡我是一口都不敢吃的,而让我无语的是,旁边一位来买鸡的人还在跟身边的人说:

 

他家的鸡好啊,新鲜得很,每次都是现杀的。

 

现杀我不否认,可那只待宰的鸡,呈现出的病态,消费者却因为无知,视而不见。

 

染色蛋,是另一个行业内的人不愿透露的秘密,比起早期被媒体曝光的苏丹红,现在的林养鸡、山养鸡都改用维A类营养剂染色。10倍20倍肆意投喂电解多维、叶黄素、胡萝卜素等维A族的营养剂。

 

有人会说,这些都是微量元素,是营养物质啊,有啥不好的?

 

我只想说,抛开剂量谈有无危害都是扯淡。

 

要知道,一个七八岁的儿童长期每日摄入超过10毫克的维A族维生素就会引起慢性中毒,一两岁的婴幼儿每日不足10毫克的长期摄入都会引起中毒!

 

官网文章2877.png

市场上的染色蛋

 

这样的鸡蛋婴幼儿吃了,维A摄入没有一天是不超标的!


过剩的维生素无法代谢,引起皮肤黄疸,沉积在骨骼引起骨骼发育畸形,神经性中毒的呕吐,晚上哭闹不睡,精神沉郁,甚至降低神经反射能力。

 

很多人劝我做染色蛋,他们会加大收购量,可全部都被我拒绝了。这就是慢性投毒!就算我的鸡场关门倒闭了,就算我饿死也不想做这个事


官网文章3229.png

李丹宁和他的鸡

 

在我们当地,一般的土鸡蛋卖到15-18元一斤,我卖不到16元,还包送到家。

 

即便如此,我还是卖不完,多的只能送给当地的福利院。

 

于是,因为我的固执坚持,我的鸡场连年亏损,从最多的1000多只鸡,已减少到100多只,人家是规模越来越大,我则是越养越少,不敢养,亏不起。

 

养了7年的鸡,我就活成了同行眼里的笑话。


官网文章3586.png

未曾料想农业路这么难

 

我的难题一直很明确地摆着:始终打不开销路。

 

有人对我说,当地不好销,你干嘛不走电商啊?

 

事实上,我在刚养鸡时便注册了淘宝店,但却无法上架自己的商品。因为淘宝网上架鲜鸡蛋必须填写营业执照编号与生产许可证编号!

 

而我没有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我干嘛一直“无证经营”呢?因为我就算跑断腿也办不下来这个执照。

 

从镇政府到工商局,从村委会到区政府,我前前后后跑了几十遍,最后被告知:

 

如果你的规模到1万只,立马给你办理!

 

说到底,我这样的小小家庭农场,是不受重视的,没钱无法扩大规模,规模不够产量上不去,成本下不来,最终影响销量,导致我一直资金紧张。

 

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圈,干了7年,我就一直在倒闭的边缘徘徊,好多次想放弃,又特别不甘心


官网文章4113.png


在我刚开始养鸡的第一年,用过一次村里防疫站免费发放的疫苗

 

当时去村防疫站,工作人员把冰箱打开,让我倒吸一口冷气的是,酒瓶一堆,跟食品放一块,疫苗瓶子上蹭着大酱。

 

冰箱里横七竖八放着仅有的几瓶禽流感疫苗,生产日期最早的是距当时三年前,最新的也有九个多月,疫苗保质期多为半年至一年,毫无疑问,这些疫苗过期了


可防疫站的工作人员漫不经心地说:


没事,拿去打吧,都这么用的。

 

我心里有些忐忑。结果证实了我的担忧,我那些健康的鸡苗注射半小时内迅速暴毙。

 

为此我拨打过各种服务热线,也想向上面反映疫苗过期的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后面我还以取疫苗为由,追踪查看了三年,防疫站的疫苗基本没更新,偶尔会来几瓶,新的被挑走后也不申请补充,然后剩下的过期疫苗不做无害化处理,依然给取疫苗的人拿!


现在,我换了新的养殖场,所在的村子的防疫员会主动隔半年送来一次疫苗,都是新的禽流感疫苗,所以,这还是跟基层人员的认识有关。

 

说这些,是诉苦,也是想告诉大家,这个社会对农业的冷漠与无知,和我同样遭遇的个体户肯定不止我一个,但我真心希望不要有更多的人因为这样的事苦闷伤心。

 

官网文章4786.png

我眼里跑偏的有机


做了7年有机,每每看到市场上关于有机的言论,我就只能呵呵了。

 

现在人们对有机农产品的认知,只有简单粗暴的一条:不喂药,不打药

 

卖所谓有机农产品的,张嘴就是:从来不喂药,从来都没打过药!这种歪理谬论却得到最多的支持和拥护,何其可悲!

 

何为有机?种植业生产无化肥农药,无激素,无转基因的产品标准。养殖业以畜养无激素,无抗生素残留,无转基因食物成分饲喂为标准。

 

这事说来寥寥几字,但却是最严苛的农业生产标准!

 

人类懂得保护自己的健康,知道讲卫生,但吃五谷杂粮都没有不病的道理,何况动物和植物?

 

在我刚开始养鸡时,那时的抚顺还买不到我现在使用的、符合有机标准的动植物提取的天然抗生素。

 

鸡喝到污水拉肚子是放养鸡最常见的问题,不处理就会导致体肝炎、心包炎等疾病。那时只能使用恩诺沙星、安普霉素之类的抗杆菌药,要达到无抗生素残留标准,一方面就是改善环境,更主要是依靠严格的弃蛋管理

 

在我的朋友圈、快手之类的软件里,每次投药都要公开写明使用什么药品,是否有药残,如有药残,几日投喂期,多久的代谢期,加起来弃蛋几日,全部写清楚!

 

7年里,我没出售过一枚弃蛋期的药残蛋。这句话,我自问可以摸着自己的良心说。

 

官网文章5496.png


想起我的一位朋友,是一家有机农场的技术员。

 

我有一次看着他们从工人,到他这技术员,再到他们老板和老板娘,人手一个小罐,挨个叶片地看看喷喷,满头大汗地告诉我有觅虫在打药。

 

原本,一个人背上农药箱进棚里转上一圈,10分钟就能杀他个干净,他们用硅藻土干粉,却要十来个人全体上阵。

 

不仅仔仔细细地把药喷到虫子身上,还要去找那些微小的虫卵块挨个喷杀,因为这药物依靠的不是毒性,而是其亲水的物理性质,只有粘在虫子身上才能吸附虫子的体液使其脱水死亡。

 

初夏的种植大棚,站在里面不动,都被阳光晒得浑身是汗,他们连续在里面从早上一直烤到太阳西斜,人像从河里捞出来的一样。

 

但就是这样一家农场,没有商超、鲜蔬店肯卖他们的农产品。很遗憾,在今年国庆前一天,他们的农场宣告关门了。

 

这个市场是怎么了?化肥农药激素滥用的东西卖得出去,这些真正的优质农产品却无人买单。

 

官网文章6067.png

说这么多有机,有几个人真的懂有机呢?


 

官网文章6275.png

似已走到穷途末路


我写过很多科普文章,没有人看;我告诉很多人现在的鸡都是怎么喂养的,真正的好鸡蛋是怎样生产的,人家觉得我是骗子。

 

印象中有一次,一个新顾客订了一批鸡蛋,我倒了几趟公交,几十里吭哧吭哧背过去,对方一看不要了。

 

因为有血,嫌脏!这没法说,冬季蛋壳带血是纯正东北放养鸡蛋的气候性特征,低温导致热量损耗过大,鸡缺乏能量不能频繁产蛋。所以当产蛋间隔很长,耻骨收缩,再下蛋就会压破肛周血管留下血迹。


官网文章6666.png

李丹宁的带血的笨鸡蛋

 

每到这个时候,真觉得委屈,只能说他们买不到真东西,即使见到了真东西也不认识。

 

干了七八年,积累的客户也不多,为啥呢?因为我的鸡同进同出,满6-9个月出栏,为了下一茬鸡健康,要空栏消毒3-4个月,这期间,我是没有产品可以销的,很多老客户就这样流失了,他们还以为我不干养鸡了。

 

也不是没有想过搞两个鸡场,交叉更替,这样的话,我就一年四季有鸡有蛋可卖了,可我没有财力去支撑两个鸡场,每一年都在倒闭的边缘,纯粹是靠一股子精神力量在苦撑着

 

这几天,我们这已快入冬了,为避免来年春天活动区域混着粪便的积雪融化,造成杆菌感染,我开始着手对遮雨棚进行扩建和改造,工具全靠借,活都是朋友来帮忙干,2000块钱的材料费东拼西凑连微信带现金,交给朋友买材料的现金都是带着5元、10元的零钱,就是这样还差了800元。

 

只能厚着脸皮从我妈那拿了500元现金,我是单亲家庭,妈妈也很不容易。不少亲戚都说我这些年一直不务正业,我也不知从何解释。


然后去每天买玉米碴的饲料店借了300元,才勉强付了账。


后微信里只剩下一块七,这就是我七年来所有的家当了。


对了,还有300元材料费和55元玉米碴的外债。

 

官网文章7366.png


7年了,为了保证给我那些少得可怜的顾客提供新鲜鸡蛋,我只卖三天内的,严格地执行着属于我一个人的三天待售期管理

 

其余卖不出去的,都送给孤儿院,到现在已经送了有几千斤了。

 

现在我的电动车电池老化了,换不起,去孤儿院都要靠自己背着,坐十几里公交,再步行好几里,才能送去一百多枚。

 

官网文章7698.png

赶去福利院送蛋的李丹宁

 

不仅仅是经济的穷困,三十岁的年纪,身体也在困顿里越来越差,住在山上两年,曾经被风吹得口歪眼斜半身不遂。

 

零下二十多度的寒冬,整整五个月,每天在鸡厂的烂尾房里喂鸡捡蛋,收拾鸡舍,跑外面送蛋,整整十几小时冻在零下的寒风里,一到入冬,断断续续的咳嗽从没消停过。

 

我希望做对得起良心,对得起自己抱负的事,做真正优质的农产品,这是我的坚守。

 

我怕自己撑不了几天,也怕徐老师那门可罗雀的饲料店撑不下去,我再也找不到真正符合有机标准的饲料。

 

我们这群人不是不知道老百姓喜欢什么,不是不会做那些讨喜的事情,我们之所以直到一个个关门倒闭了都不肯随波逐流,正是因为我们知道何为是何为非。

 

7年来,我多么渴望能有人听我为他们讲明白,他们一知半解懵懵懂懂的农业知识,多希望我所做的事能获得老百姓的认同和支持。

 

唯一安慰的,不过是寥寥三四十个肯听我的讲述,一直不离不弃,即使我换鸡雏,空栏期除菌消毒,大半年不开张,依然愿意等待、支持我的顾客。


但我不知,我还能拿什么去熬过下一个寒冬了!

 

官网文章7698.png



官网文章8343.png

在采访李丹宁的过程中,我一直心情很沉重,每敲下一个字,心就像被锤打一次,我看到一个坚持良知与底线、不愿向现实妥协的人,一个势单力薄、却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社会价值观的人,在朝我发出最后的一丝求救信号。


他让我想起堂吉诃德,那个世人眼中会向风车发起挑战的疯子,那个一心去做违背常理的事的傻子,然而,他所追求与向往的,不正是世人在利益与权力的诱惑下已经丢弃的美好品质与基本道德吗?在世风日下的社会中,谁能说堂吉诃德不是众多“疯子”中唯一的正常人呢?

 

如李丹宁一般坚守的新农人,他们知道自己的“明路”在哪里,只是他一心想坚守自己内心的底线,他到底该妥协,还是坚持呢?


如果你想跟李丹宁交流,可联系:15842316198(微信同号)


期待你的留言!

编辑 | 源味君
微信:18186233709

排版 | 小抽屉


图片关键词


电话咨询
产品介绍
最新消息
QQ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