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涨涨!猪瘟正当时,全民缺肉,但你敢养猪吗?

涨涨涨!猪瘟正当时,全民缺肉,但你敢养猪吗?

2018-07-26 17:41:07 27
图片关键词


农场主+
第1458期


官网文章556.png

对于养猪户来说,这几年的行情变化可用跌宕曲折、扑朔迷离来形容,估计荒诞派导演也不敢这么编排:

2016年是整个生猪行业利润井喷的一年,生猪养殖行业周期效应明显;

2017年禁养令下来,关停了一大批不符合规定的大小养殖场;

2018年经历了养猪史上最悲惨的一年,上半年是猪价黑暗期,下半年则饱受非洲猪瘟疫情摧残,中间还夹杂着饲料上涨潮和环保禁养的冲击;

而来到2019年,猪价一路上涨,一举突破2016年创下的每斤11.6元的历史记录。只不过,这次猪价创造记录的代价有些大,无数养殖户损失惨重,甚至清栏退养被迫外出打工还债。

谈到养猪,媒体总喜欢聚焦在那些玩票的商业大佬、作死的A股老板、疯涨的养猪股票身上,今天,源味君只想关心一下那些养殖散户们,他们境况如何?还愿意养猪吗?

官网文章1076.png

官网文章1256.png
一个个养猪户黯然退出


中国是一个猪肉消费大国,每年能吃掉七亿头猪,七亿头什么概念?那可是平均每人可以吃掉半头猪。

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官网文章1506.png
近年来我国猪肉消费量和人均年消费量

官网文章1704.png
2005-2020 年猪肉分类别统计消费情况

但养猪难,难养猪,这是这几年养殖户们最普遍的感受。

2014年,我国农村和农业环保领域第一部国家级行政法规《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开始实施,对散养户的管理开始趋严,全国开始在南方水网133县、京津冀等区域划定禁止养殖区,养猪逐渐成为各地“嫌弃”的低端产业。

目前全国划定的禁养区4.9万个,面积63.6万平方公里,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21.3 万个。

光在2016年,因环保整治而减少的生猪存栏就达到了3600万头,到了2017年,又有2000万头猪被环保淘汰。

这些宏伟的数据背后,是一个个家庭养猪户的永远离去。

官网文章2170.png
在2012年底能繁母猪数量达到顶峰后,逐年递减,
2019年以来更是骤减

到了2018年,非瘟的肆虐让散养户的退出速度大幅提高。

幅度有多高,一个数据可以说明:国家统计局在山西晋城调查走访,发现由于疫病的影响,这个年出栏量近180万头的山西生猪产业第一大市,有超过1/3的养殖户选择退出了养猪业。

官网文章2498.png

环保关停加上非洲猪瘟,这两年来,整个养猪业戴着双重镣铐在跳舞。

引导散养户退出养猪领域,大方向没有问题,问题出在执行层面,可谓一言难尽。

这里只引用一段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吉炳轩在2019年6月25日审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修订草案时的谈话:

“去年一些地方为应付环保检查,把农民家里的猪圈、鸡舍、羊棚全拆了,农民意见很大,认为这是胡来,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让农民养猪、养鸡、养羊怎么能行呢?应在粪便的处理上想办法,而不是毁掉鸡舍、扒了猪圈。

是啊,毕竟,扒掉鸡舍、猪圈不过分分钟的事,但要养殖户再建起来可就难了。

官网文章2941.png
也有人选择坚守


有养了十几年的养殖户因为损失惨重,一狠心,赌咒发誓再也不养猪了,也有人觉得这是养猪最坏的时代,也可能是最好的时代。

比如养了3年土猪的陈志祥。

官网文章3201.png
源味君(左)与佳仪农场创始人陈志祥(右)

2016年,陈志祥从珠海辞职回老家,拿着1万元的本金,买了两头母猪,然后自己一砖一瓦地砌起了猪舍,干起了很多人瞧不上的土猪养殖。

2018年他卖掉90多头猪,收入也有十多万,够一家老小的开支。

作为农场主+的忠实粉丝,在与源味君的交流中,陈志祥总是信心满满:“说实话,我的猪压根不愁销路,附近养殖户超过一半的仔猪都是我家的,在销售模式上,我也颇有心得。

我相信他说的,因为在接受采访期间,他一直微信、电话不断,甚至有客户几十公里赶过来预定他的猪肉。

“现在就是有价无肉的状态。

官网文章3642.png
陈志祥所在的五龙桥村村口告示牌

问及非洲猪瘟的影响,他说:“我算是最幸运的那一小撮,我一直在关注全国的非瘟疫情,知道很多养殖户都清栏退出,很庆幸,我这里暂时安全。

可能养殖的是土猪,也可能是他的猪舍位于半山腰,远离尘嚣,让他躲过一劫。

毕竟,工业化品种的基因、性能、特症、抗病具有单一性,只要某病毒、细菌等适合感染这一物种,疫情就会迅速传播,从而导致该种群出现灭顶之灾。

庄稼是这样,非洲猪瘟亦然。

官网文章4023.png
减栏后,空空如也的猪舍

“一场猪瘟,把我的发展计划全部打乱了!

3年多摸索出的经验,让陈志祥养出的猪肉在水分含量、口感嫩度、咀嚼性能、多汁性、口感风味等方面都有突出优势,他在利用社群营销方面也有独到见解,原本打算这一年利用自己的技术和先进的理念,成立专业农业合作社,发动周边农户养猪。

公田镇农民专业合作社已经成立了,他也成功当选为理事,但进一步发展的计划被搁置了。

“很多朋友都在劝我,风口浪尖的时候,赶紧减栏,把猪处理掉,可能的损失降到最低。之前我的存栏猪有170多头,现在减到了73头。

官网文章4454.png
官网文章4631.png
准备给猪喂食的陈志祥

“有客户求着我买肉,说是家里的老人孩子都十几天没吃上肉了,外面的肉他们不放心,都知道我的猪肉安全,可是没办法,僧多粥少,猪圈里的育肥猪,基本上都被预定了。

在陈志祥看来,这场猪瘟是一柄双刃剑,一方面让很多养猪户损失惨重、一夜回到解放前,但另一方面,因为这场猪瘟,让之前的环保政策适度放宽,散户们可以抓住这个利好,趁机发展。

官网文章4988.png
陈志祥在用火焰枪消毒

“我用女儿的名字命名我的农场——佳仪农场,是因为我相信生态科学的养殖方式,一定有广阔的市场前景,我希望世世代代可以养下去。只是目前,到底该不该补栏,我还一直在犹豫。”他说。

官网文章5265.png

“猪周期”是另一道紧箍咒


大多数还在坚守的养猪户和陈志祥一样犹豫不决,因为逃过了环保禁养,逃过了猪瘟,他们可能逃不过猪周期律。

他们在心里盘算着:不断高涨的肉价,能持续到何时?

在过去的16年里,中国经历了差不多4轮完整的猪周期,每一轮周期的长度差不多在1400~1500天左右,上一轮的周期底部在2014年4月。

每次“猪周期”,故事和情节都非常类似:

猪肉价格下跌——养殖户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量减少——肉价再次上涨——养殖户倒过头来大量补栏——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剧增——猪肉价格再次下跌。

官网文章5699.png

2006年以来的三轮猪周期,基本上都是按照这个节奏来走的。

在每次周期底部,养殖户都会陷入亏损,开始淘汰(杀猪的文雅说法)母猪。

官网文章5946.png

有人会疑惑:既然猪周期明确存在,为什么养殖户不逆势而为,在底部扩充产能,等到周期顶部时赚大钱呢?

这里的原因很多,但主要原因是中国的养猪业散养户太多,占比接近50%。

这些普通的农民家庭,并不懂高深的周期理论,只知道在肉价暴跌时杀猪抛售,在肉价大涨重新上马。

他们起早贪黑,泪水和汗水一样多。

官网文章6274.png

而在2018年这轮底部,除了亏损导致的去产能外,又叠加了一项非同寻常的事件:非瘟。

非瘟间接“消灭”的生猪数量远超116万头,根据新牧网的调研显示,全国各地区的养猪产能去化严重,去化中位数为50%,个别地区如江苏甚至减少超过80%,各地散养户的抛售和清场是这种剧烈去产能的主要原因。

对于整个行业,让我们大胆预测一下未来的整体趋势:

当下的非洲猪瘟加剧了产业低端无序产能的退出力度和速度;

疫情防控和环保要求,可能会导致饲料价格上升、固定成本增大,同时仔猪价格大概率是上升,再加上泔水的不确定性,育肥成本处于较大上升趋势阶段;

普遍散养户赚不了大钱,遇到疫情手足无措,自繁自养模式的还是利润可观,但市场中无序的总量降低了;

六大上市龙头猪企,以及正在路上的跨行业资本巨头加入,都奔着产业整合的历史机遇而来,他们是非洲猪瘟的最大受益者;

从小仔猪到母猪,再到它下崽,再到育肥,这个过程需要一年多的时间,周期很长,在短时期内,补栏量上升的可能性不大;

猪价高涨的现状可能要持续到2020年,甚至到2021年。

官网文章6907.png

天黑了,总会再亮起来


毛泽东在1959年10月31日给新华社社长吴冷西写过一封信,里面讲道:“有人建议,把猪升到六畜之首……我举双手赞成,猪占首要地位,实在天公地道。”一个多月后,《人民日报》头版上印上了六个大字:“猪为六畜之首”。

60年过去了,这么深刻的总结,我觉得有必要再学一遍,比如在猪的本命年,是不是应该多关心下那些起早贪黑伺候六畜之首的农民们?

官网文章7271.png
不断攀升的猪价

如果按照2018年总产量5400万吨计算,今年国内产能可能仅有3600万吨,下降幅度超过1600万吨,意味着生猪产能缺口达到2018年全球生猪总出口量的两倍。

我们都吃了一辈子的猪肉,以后也一定还会继续吃猪肉。或许,产能的极大缺失反而给生猪养殖带来千载难逢的良机。

但一切的发展,都要建立在非洲猪瘟疫苗研发推出的基础之上。

官网文章7619.png
非瘟期间,源味君走访养殖场

在我们的走访了解中,很多养殖户都处于想养却又不敢养的状态,心中疑虑重重,他们也不免会抱怨:“连哄带骗,给了一巴掌又来颗糖;政策无法落到实处,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只能等疫苗上市才敢养,亏不起。

在全民缺肉的情况下,要靠生猪养殖业自行恢复,难上加难。

那么,我们一直说要加快养殖业的转型升级的同时,政府是不是应该给予一定的补贴,且能落到实处?是不是也应该加大农业保险的覆盖面,帮助农民提高抵抗灾害的能力?

大多数正在坚持的养猪户都在迷茫,不想放弃干了多年的老本行,但又不知道后期价格如何,政策如何。也有不少养殖户选择放弃,一位江西赣州的养殖户告诉源味君:

他们村20个养殖户今年只剩下5个还在养猪,而且,即使猪肉再涨,他们也不会再回来养猪了。

官网文章8137.png

养还是不养?退出还是观望?每一个人都会做出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这无可厚非,在时代洪流的裹挟下,小小的养殖户其实没有太多的话语权和选择权。

有那么一幕让我印象深刻,当源味君赶去湖南岳阳采访上文中提到的陈志祥,夕阳西下,金黄的光芒铺满了陈志祥简易的蓝色工棚,一只刚刚学会站立的小狗凑到他的脚边,陈志祥低下头去,轻轻安抚着这个新生命:

“天黑了,总会再亮起来,这就是希望。

官网文章8505.png
 




养猪难,难养猪,涨价任谁都来控,血本老本都亏空!”这就是当今养猪人普遍存在的看法,养猪人信心缺失,鼓励散户养殖以平抑物价也就成了一纸空文,怎样让养猪人重拾信心复养,稳定和恢复生猪生产,这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而读到这篇推文的每一位朋友,我们都是当事人。
 
非瘟下的养猪人,你们敢再养吗?期待你的留言!


编辑 | 源味君
微信:18186233709
排版 | 小抽屉
图片关键词


电话咨询
产品介绍
最新消息
QQ客服